首页 > 社科普及 > 东方讲坛 > 讲坛动态 > 媒体报道 > 正文

文化江南 | 冯贤亮:明代官绅的生活:威风、奢侈、快活

发布日期:2018-09-30

         在由葡京娱乐网主办的能不忆江南东方讲坛·文化江南系列讲座中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冯贤亮讲述了明代江南官绅家庭的生活”,为我们全景式展现了明代江南的生活图。

  

 冯贤亮

 

        在古代,要成为社会精英分子,唯一重要的途径就是科举。通过科举,可以达到社会普遍认可的成功目标,具体来说一般是两个字,一个是“富”,一个是“贵”。富就是有钱,贵就是有地位。

        费孝通写过一本书叫《中国绅士》,绅士首先是学者, 能通过层层选拔的科举考试的人, 当然很有学问。既是学者,也是官员,在传统时代叫文人,也叫士大夫,统称为文人士大夫。

        绅士分为上层和下层。下层绅士一般来说就是生员(秀才),秀才这样的功名,在传统社会里数量太庞大了。上层绅士则是指举人、贡士、进士以及官吏,笼统地可称为官绅。

        在明代,考上举人以后会怎么样?那就是两个字——“威风”。顾公燮是明末清初苏州的一个普通秀才,著有《消夏闲记》。其中有段文字很早由历史学家吴晗译成了白话文,写的是,“明朝末年的绅士,非常之威风。凡是中了举人,报信的人都拿着短棍,从大门打起,把厅堂窗户都打烂了,叫作‘改换门庭’。工匠就跟在后面,立时修整一番,从此永为主顾。接着,同姓的地主来和他通谱,算作一家,招女婿的也来了,有人来拜他作老师,自认门生。只要一张嘴,银子上千两地送,以后有事,这些人便有依靠了。出门呢,坐着大轿,前面有人拿着扇,掌着盖,诸如此类。”

        还有大家很熟悉的《儒林外史》,其中有一个范进中举的故事,和顾公燮说的情形一致。范进原来什么都不是,他的岳父叫胡屠户,很看不起他。没想到,范进竟然考上了举人。中举后,有个姓张的乡绅登门拜访,先是套近乎,说我们两个是世兄弟。然后,亲手送上50 两银子作为贺仪,他接着说道:“弟有空房一所,就在东门大街上,三进三间,虽不轩敞,也还干净,就送与世先生,搬到那里去住,早晚也好请教些。”这个礼太重了,范进正要推辞,张乡绅急了,说我们两个就如至亲骨肉一般,你再推辞就是见外了。

        接下来的日子, 送东西的人就更多了。有送田产的,有送商铺的,还有一些破落的人家, 前来投身为仆。就这样没多久,范进家奴仆丫鬟都有了,钱米也不愁,他“搬到新房子里,唱戏、摆酒、请客,一连三日”。

        虽然这是小说,但整个过程是符合历史真实的。所以可以想象一下, 当时的贫寒子弟一旦中举,获得了高功名,就能过上这样一种生活,简直像做梦一样。

        对于很多寒窗苦读的学子来说, 进入官场,也许就意味着人生追求改变了。不是说你人变了,而是整个社会在变,你要跟着改变,要迎合这个社会。

        到明代中后期,16 世纪时,经济空前繁荣, 整个社会变化很大,也很复杂,跟明朝初年很不一样。

        广东一位秀才陈邦彦在所著《陈岩野先生集》中写道:“嘉靖以前,士大夫敦尚名节。游宦来归,客或询其囊橐,必唾斥之。今天下自大夫至于百僚,商较有无,公然形之齿颊。受铨天曹,得膻地则更相庆,得瘠地则更相吊。官成之日,或垂囊而返,则群相姗笑,以为无能。”意思是说,嘉靖朝以前,文人士大夫总体上还是比较重视节操的,出门做官,如果有人问那里“油水足不足”,是会受到唾弃的。而如今,大家会公然因为你去了“油水足”的地方做官而表示庆贺;要是去一个很荒凉的地方做官,那么大家会觉得你这一辈子完了,没什么机会了。

        浙江杭州人张瀚在嘉靖十四年成进士,长期在各地为官,著有《松窗梦语》。他在其中写道:“至于民间风俗,大都江南侈于江北,而江南之侈尤莫过于三吴……浙之俗, 灯市绮靡, 甲于天下,人情习为固然。当官者不闻禁止,且有悦其侈丽,以炫耳目之观,纵宴游之乐者。”

        他说, 什么样的家庭享受什么样的待遇, 其实是有规范的,这叫礼制。而江南太奢侈了, 奢侈到了违背礼制的很多要求。

        湖北公安人袁宏道也是一位进士,他在文坛非常出名。考中进士以后,他到苏州来做知县,立即被富庶的“天堂”苏州所震撼,他给他的好朋友写了一封信,列出了理想生活的种种“快活”。

        一种快活是家里要放一些珍贵的古董,养着一帮戏子,整天唱戏娱乐,宾客满席,还有美女做伴。一种快活,是家里藏书万卷,每一种书都是珍异版本。在家宅边上造一座别馆,搞学术沙龙,邀请一些文人雅士,其中有一位见识很高的顶尖人物来主持活动。还有一种快活, 是花千金买一艘小舟, 小舟上有姬妾数人,吹拉弹唱,这样悠闲的生活,不知老之将至。

        这体现出了当时官绅阶层对物质生活和感官享受的极致追求。

        常熟人钱谦益是万历三十八年的探花,官至礼部侍郎等职。据记载,他为了迎娶青楼名妓柳如是,把收藏的一套宋版《汉书》和《后汉书》卖掉,原来他从浙江买来时,花了1200 两白银,最后以1000 两白银出手。他用这1000 两白银在常熟虞山盖了一座华丽的绛云楼,金屋藏娇。据称, 收藏在绛云楼里的书画古董有一万多件。

        另外如上海著名的豫园,占地30 余亩,保留了完整的明代绅士家居生活格局。豫园里有个书房叫玉华堂, 玉华堂的主人非常爱好戏曲。经过20 余年的苦心经营,才终于建成了豫园。在20 多年间,一共投入了多少银两建造这座私人园林?这个数字恐怕是难以想象的。

        美国著名汉学家史景迁曾在其著作中这样写道:“《西游记》《金瓶梅》等小说与各种绘画、戏剧,以及宫廷生活的概貌与官僚机构的运作,无不显示出晚明帝国的辉煌和富庶。”  

 

主讲人:冯贤亮

 

讲座现场

 

 

(来源:解放日报 时间:2018101日)

相关链接:http://www.jfdaily.com/journal/2018-10-01/getArticle.htm?id=258378